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美学者称“美国的军国主义神话是糟糕的分析”

2021-07-19 18:37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深圳往返新加坡 特价机票仅千元。美国《国家利益》杂志(The National Interest)网站近期登载美国企业研究所(AEI)高级研究员哈尔·布兰兹(Hal Brands)的文章称,美国需要就如何、在何处以及是否在一个资源紧张的时代使用军事力量展开一场严肃的讨论。在大国竞争的时代,它需要一种高度自律的方式来运用自身的军事力量。但是,美国的军国主义神话(the myth of American militarism)是导致糟糕处方的糟糕分析,应打破这一神话。文章摘要如下:

  美国沉迷于战争,或者说,这是后冷战时代两党对美国治国方略日益强烈的控诉。学术界和华盛顿的左翼和右翼批评者认为,政策制定者本能地诉诸武力来解决国际问题,而这些问题或许可以通过非军事手段更好地解决,或者干脆不采取任何行动。他们认为,这种军国主义做法导致美国干预的战略性失败,耗尽了美国的资源,破坏了美国的民主,让美国卷入了代价高昂、适得其反的中东战争。

  这种批评并不是一种边缘立场。华盛顿的很多重要人物,如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和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都对美国外交政策的“过度军事化”深感遗憾。拜登的三位前任也哀叹美国在中东干预的倾向,并宣布“永远的战争”必须结束。

  布兰兹认为,美国需要就如何、在何处以及是否在一个资源紧张的时代使用军事力量展开一场严肃的讨论。但是,美国的军国主义神话是导致糟糕处方的糟糕分析,因为它夸大了美国使用军事力量的意愿、在冷战后军事冲突中的失败率以及美国经历的国内反弹。

  它使决策者不愿意做艰苦的制定战略的脑力工作,即仔细权衡行动与不行动的风险,确定哪些危险值得军事反应,评估美国为捍卫其利益应该付出哪些代价,而倾向于简单化的“让军队回家”的口号。是时候认真思考军事力量在一个难以控制的世界中的作用了,这意味着要抛弃目前扭曲公众讨论的错误观念和陈词滥调。

  布兰兹认为,美国的军国主义神话在分析上枯燥无味,在战略上也具有破坏性。因为如果美国只是单纯地沉溺于战争,那么显而易见的处方就是彻底戒掉。然而,在现实中,使用军事力量在很大程度上仍属于谨慎的战略范畴。因此,呼吁结束无休止的战争可能会淹没有关如何、在何处部署美军的冷静的政策讨论。

  如果军国主义是问题所在,那么建立并更多地依赖非军事手段必然是答案。这种观点至少有一半是正确的。与过去20年相比,非军事手段将在美国未来20年的治国方略中发挥更大作用。在塑造中美竞争方面,技术、意识形态和经济竞争将与军事威慑同等重要,这意味着美国的官僚能力自然会被重新评估。

  但是,美国能够谨慎地实现再平衡的程度是有限的。无论是对付还是在其他领域,军事力量都是不可或缺的。说应对的真正答案是授权国务院和美国国家开发署(USAID)来解决威胁产生的根本原因,这很有吸引力。然而,在现实中,这样做需要在稳定冲突不断的社会方面进行重大的长期投资,除非美国的军事力量能够遏制住眼前的威胁,否则这些投资可能难以得到回报。

  在其他地区,军队也不可或缺。只有维持军事威慑,外交和经济治国方略才会处于中美关系的前沿。在一系列问题上,从阻止俄罗斯在波罗的海的侵略到回应伊朗在波斯湾的挑衅,非军事手段的作用是有限的,军事力量仍然是最后的手段。

  华盛顿多年来在打击和中东“流氓”国家等相关问题上投资过大,它必须在该地区有选择地使用武力,以更多关注大国挑战,这样说是有道理的。一般来说,暴力应该是最后而不是首先使用的工具。然而,如果认为美国应该简单地放弃在中东地区正在进行的、相对低成本的承诺,则没有什么帮助。实施这样的撤退很可能会导致这些承诺意在解决的威胁上升。

  关键的辩论应涉及以下问题:华盛顿在限制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参与时,愿意接受多少重新发生的风险;它仍然愿意使用多少武力来将这种风险保持在一个可接受的水平。这场辩论需要智力上的微妙权衡与老练的思考。www.bj6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