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甲酸钙 >

新能源汽车行业研究:拥抱碳中和渴求新人才激发中国经济的重要“

2021-12-27 13:51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原标题:新能源汽车行业研究:拥抱碳中和,渴求新人才,激发中国经济的重要“引擎”

  汽车工业具有产业链长、涉及面广、国际化程度高的特点,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产业。目前我国年产汽车超过2000万辆,是全球第一大汽车生产国和消费国。由于地球石油储量有限,传统燃油车注定不可能永续发展,用新能源汽车替代传统燃油车已成为全球共识。

  2021年5月2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此前制定了《推动公共领域车辆电动化行动计划》,根据相关规划,到2035年,我国公共领域用车将全面实现电动化,燃料电池汽车实现商业化应用。为此,工业和信息化部准备在公交车、城市物流车,环卫清扫车等方面进一步推动电气化;

  2021年7月26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新版《汽车三包规定》在“三包责任”相关条款中增加了关于动力电池、驱动电机等新能源汽车故障“包修、包换、包退”的相关规定;

  2021年9月26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政策研究室负责人孙文剑:目前已在高速公路服务区新增充电桩439个,保有量达到了10836个,新配置充电桩服务区95个,配置充电桩服务区达到了2318个。在公路、水陆客运枢纽也在加快推进充电桩的建设,为新能源电动车用户的绿色出行提供便利;

  在中国汽车行业滞胀、燃油车走下坡路的背景下,中国新能源汽车是一个全新的赛道。此外,动力电池技术的突破和充电桩密度的提升,消费者旅程焦虑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因而,新能源汽车是大势所趋,也是激发中国经济的重要的引擎之一。本文将结合相关政策、统计数据及相关行业报告,对当下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成因、趋势、人才发展等方面进行分析。

  国家在《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中对新能源汽车的定义是指采用非常规的车用燃料作为动力来源,综合车辆的动力控制和驱动方面的先进技术,形成的具有新技术、新结构、技术原理先进的汽车。

  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驱动因素是全球性的,能源危机和环境污染问题亟待解决,全球政府齐心出台政策鼓励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

  2020年上半年,多数车企出现营收和净利双双负增长的局面,除了疫情因素,行业发展滞胀问题也比较严重,导致第一季度汽车工业绝对值同比下降26.0%。但是汽车工业对国家的GDP拉动作用十分大,2019年中国汽车工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0.36%,因而,在经济下行压力及车企行业低迷的情况下,国家十分重视汽车行业问题的解决,并以新能源汽车发展作为突破口。

  汽车工业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最重要、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全球已有超过 120个国家和地区提出了碳中和目标。其中,大部分计划在 2050 年实现,如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日本、新西兰、南非等。

  我国能源活动排放量占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 85%,其中交通行业占能源活动碳排放量的 13%,而公路交通占交通行业碳排放的 74%,占能源活动碳排放的 10%。中国作为全球汽车产销大国,碳排放总量需有效控制。

  全球“能源危机”影响下,新能源开发已成为世界焦点。2020年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高达73.5%(安全线%),且仍有上升趋势。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在国际新能源汽车专利布局中,中国在BEV车型方向专利件数占比25%、HEV车型方向占比4%、FCV车型方向占比2%,可见中国在纯电动汽车领域技术优势比较明显。在纯电动车领域,并没有在发动机、变速器和体系制造能力等方面的技术壁垒,因而中国在纯电动汽车技术上面的优势会助推国产新能源汽车在电动车领域拔得头筹。

  分析认为,此前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主要市场在于B端和限购限行的一线年B端市场需求明显下滑,而限购限行城市需求也遇到瓶颈,新能源汽车急需开辟新的更大的市场,而广阔的农村市场是一个很好的潜在市场。同时,在国家 “新能源汽车下乡”政策推动下,新能源汽车开拓下沉市场将成为趋势。但需要注意的是,农村的充电基础设施还未全面推开,同时市面上缺少针对农村实际需求的车辆产品,未来要全面推广新能源汽车进农村,还需要持续推动。

  分析认为,各行业巨头的加入侧面证明了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巨大潜力。同时,产业需要新思维,新变革,鲶鱼效应更能给产业带来进步。此外,汽车行业的投资回报期比较长,回报率也相对比较低,尤其是在打造品牌方面,需要付出的时间和成本更大。因而,各行业巨头的加入,其资本优势巨大,能更好地助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

  补贴退出后,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新能源汽车购置成本上升,如何缓冲其对市场销量的负面冲击,是政府和车企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整车企业降成本主要有四条路径:

  1) 商务降成本,产业链上下游分摊降本压力,尤其是电池厂和核心零部件厂;

  3) 结构降成本,整车朝轻量化方向发展、削减部分设计、部分材料低成本替代,或使用标准化产品;

  4) 规模化降成本,通过整合产线、扩产产能、批量采购等规模效应摊薄成本。

  尽管中国发展新能源汽车已取得部分先发优势,但如果自主品牌不及时提高核心技术与产品竞争力,在外资发力电动化转型后仍可能重演国内传统汽车市场大而不强、低端同质化竞争的历史。外资进入首先冲击的是PHEV乘用车市场,之后EV乘用车市场也将面临较大挑战。本土企业保持竞争力主要有三种途径:

  3) 扩大主场作战优势,提升服务体验。利用更熟悉消费者偏好,产业链布局更完善,售后服务响应更快等主场作战优势,提升满意度。

  2019年,中国建设新能源汽车充电桩44万个,车桩比从2018年的3.3∶1下降到3.1∶1,消费者找桩时间有所减少,充电方便性有所提高。但行业短板依旧不容忽视。从私人充电桩来看,受限于车位不足、电力负荷不足等原因,安装率偏低,目前约有31.2%的新能源汽车未能随车配建充电桩;从公共充电桩来看,燃油车占位多、市场布局不合理、故障率高等,影响着用户的充电体验。

  在节能减排需求和政府补贴、限行限购、双积分等政策的联合推动下,当前中国汽车市场正迎来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黄金时代”。新能源汽车广阔市场的背后,带来了大量人才需求。无论是零部件企业、整车企业,还是服务企业,面临的核心问题都是人才缺乏,特别是技术、研发类人才需求一路看涨。

  由教育部、人社部、工信部联合印发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指出,当前我国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对人才需求量较大,2015年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人才总量在17万人。预计到2020年,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人才总量将达85万人,缺口68万人,到2025年,该领域人才需求将达到120万,缺口则可能高达103万。

  2019年9月,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研究总院启动全球招聘,计划招聘8000名新能源汽车产业世界顶级专家和技术精英,工作地点遍布全球九个国家。

  据统计,新能源汽车领域拥有5年以上研发经验的本土技术人才近八成都在从事管理工作,这使得电池BMS和Pack相关领域几乎难以找到优秀专业技术人才。

  企业在花费高昂的薪水和猎头费用聘得优秀人才后,还要面临其他本土企业的疯狂挖掘,频繁的人才流失也使得研发的延续性和整体进程都受到影响。

  国内许多较有实力的新能源车企不得不将目光放至海外市场,从海外寻找华裔人才和国外资深技术专家,汽车领域的国际人才交流频率逐渐增加。

  中国目前海外人才的输入速度与日益增长的人才需求仍然反差巨大,尤其是在核心和关键研发岗位上,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仍面临人才困境,进一步导致国内车厂面临无法高效解决的技术问题。

  尽管汽车行业增速放缓,但新能源汽车领域人才需求依然旺盛,特别是新能源汽车电池类人才最为紧缺,从人才层级来看,高端“三电”(电池、电控、电机)人才严重短缺,“重金难求”。

  具有一定实力并较早布局的传统车企以及造车新势力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人才布局基本成熟,急需智能网联方面的人才。由于大部分新能源汽车都将搭载智能驾驶功能,因此相比于“三电”人才,更缺车联网、无人驾驶类的专业人才。

  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发展,“三电”人才严重短缺、挖角严重,薪资一度水涨船高;但“三电”人才的薪资水平,与岗位紧缺程度关系不大,而是由岗位价值及对新能源汽车的重要性程度直接决定的,如功能安全、充电技术开发等相关岗位,薪资待遇水平是最高的。

  新能源行业对人才有很大的需求,超七成的企业受访者表示所在团队存在人才需求。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三电”人才将仍是稀缺人才的主力,同时应积极储备和关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领域的专业人才。

  新能源汽车人才招聘还存在一个难点是“跨界”。随着经济的发展,无论对于IT行业、金融行业还是传统制造业,“复合型人才”已经成为行业的新宠。

  当前企业解决人才不足的最主要方式:高薪挖人和自主培养;一方面为猎头业务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另一方面也为人才培训带来了一定的机遇。

  新能源汽车对传统汽车产业链的冲击中,人才培养体系是仅次于核心技术的影响因素;传统企业的培训体系、激励制度等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人才的发展,这些都为新能源汽车培训行业带来新的机会。

  数据&信息来源:国家统计局、清华大学、艾媒数据中心、翰威特新能源汽车人才数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要在宁波买房的注意!10月1日起新建住宅澳门三肖三码网址

  • 最热文章